加入收藏夹
联系我们
关于本站
个人主页
西电导航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新闻
中国人民大学刘大椿教授主讲“马克思如何看待科学与技术?”
时间:2018-10-23 14:16    点击:   所属单位:人文学院

10月18日上午十点十分,人文学院于图书馆报告厅举行以“马克思是如何看待科学与技术的?”为题的报告会。本次报告会的主讲人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刘大椿教授,人文学院院长赵卫国教授主持。刘大椿教授是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曾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哲学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馆长、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是我国科学技术哲学专业的领军学者,撰著和主编出版的著作、教材有60部、学术论文有160篇。

本次讲座可分为三部分:介绍近期学界对科学技术的研究态度、马克思关于科技的论述以及马克思科技审度的特色和研究马克思科技审度的意义。

刘大椿老师首先指出,自19世纪到现今的科技时代,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科技一直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一方面,我们从科技是真理,是有用的角度出发辩护科学的合理性;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与科技相关的战争隐患、环境问题、精神危机等弊端:科学与技术的广泛使用,使这些问题规模增大,损害增强。这意味着我们应该采用审度的观点,具有针对性地根据一定的时空背景去看待科学与技术。

通常,辩护科学与技术具有合理性是从科学的特性入手的。从哲学理论上来说,我们强调科学的客观性、普遍性、构造性。这三个特征是科学的独特性之所在,也是科技不断完善自我的方向。而在科技工作者看来,则强调科学的另三个特征:可操作性、可重复性,可预言性。这两个相关联的特征划分决定了无论是从哲学理论还是科技活动,科学都有其值得捍卫的合理性;

然而,批判科学的声音在最近半个世纪大量出现。刘老师将其划分为三个主要派别:20世纪70年代以来逐渐渗透到科学哲学领域的欧陆反科学主义理论,主要包括以海德格尔为代表的存在主义、以马尔库塞和哈贝马斯为代表的法兰克福学派和以福柯和利奥塔等人为代表的后现代主义科学哲学思想;从分析哲学传统内部彻底走向正统科学哲学反面的叛逆,他们看到了科学的诸多问题,因而从典型的科学捍卫者走向批判科学的道路,主要以费耶阿本德、罗蒂为代表;第三是激进的科学知识社会学(SSK)研究,他们认为,没有纯粹的科学知识,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是社会建构的。科学和技术本质上对落后国家总体呈现剥夺态势,对生态环境呈现破坏方面。包括借以为新兴政治运动辩护的激进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和生态主义科学哲学。

但无论是单纯辩护还是单纯批判,皆有局限之处,也有需借鉴的方面。刘大椿教授认为,我们应该持有审度科学的基本观点,要用多元、理性、宽容的观点来看待科学。所谓多元,即看到积极、消极两方面;所谓理性,就是避免了情绪化,以偏概全;所谓宽容,则要坚持立场,又考察不同观点。审度,就是要审时度势、因势利导、与时俱进。与此相对应,采用科技活动论,互补方法论,科技审度论。科学不仅仅是一种知识体系,而是不断发展着的,是多元的,研究科学的方法也应该是演绎方法与归纳方法、传统思维方式与现代思维方式等方法相互补。马克思生活的时代,科技风起云涌,席卷全球。他本人虽并未明确提出以何种观点看待科学,但刘大椿教授认为,其对于科学技术的审度态度,蕴含于他的研究工作与学习实践中。

首先,马克思本人就是无畏的科学探索者,有着独特的科学观:“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必须提出这样的要求:‘这里必须根绝一切犹豫;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他曾细心地研究各种科学技术与各个人类活动部门,是科学方法的实践者。恩格斯曾指出:“马克思研究任何事物时都考察它的历史起源和它的前提。”正因其寻根究底的态度,得以广泛涉猎科学技术知识。刘大椿老师将马克思对于科学方法的贡献总结为三点:注重辩证法的应用、强调科学方法的重要性、偏爱使用数学方法。马克思发展出了矛盾分析、从抽象上升到具体、历史与逻辑相统一、整体性原则等辩证法思想;肯定了自然科学,特别是“感性的物理学”方法的重要性;将数学方法的视为一种学科真正完善的必要因素。

遍阅马克思的著作,刘大椿教授指出,我们无法找到关于马克思对于科学与技术固定的定义或完整的体系。马克思对于科学与技术的贡献在于,他提出针对性地诠释或审度,并采用历史的观点、实践的观点看待科技。任何科学和技术形态都不是飞来之物,而是经历了一个产生和发展的过程,所谓科技,必定是特定时期、某个形态的科学与技术。恰如今日之科技和18世纪的科技不可同日而语。因此要用历史发展的眼光,用审度的观点看待科学与技术的关系。马克思思想的精妙更显于他采用实践的视角看待科学与技术。刘教授认为,马克思对于科技的实践视角从他对于劳动、资本等方面的考察中凸显出来。从根本上说,科学技术渗透于人类的劳动实践,而马克思的时代,科技已经纳入资本的运行轨道,追求剩余价值的资本和追求效率的技术变得具有同一性,对资本的研究和讨论与对科技的研究难以分离。所以马克思对于科技的考察,是立足于实践视角得,审度得考察。

接下来刘大椿老师将马克思对于科技的思考总结为科技审度的三个焦点——科技生产力论、科技异化论、科技自由论。在人类发展史上,生产实践是人类最基本的实践活动形态,是孕育科学与技术的“母体”,也是科学与技术成长的“沃土”。生产实践从一开始就是建立在技术基础之上的,因而其发展也得益于科学与技术的进步。马克思考察了科学技术与生产力相互推进的历史脉络,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科学论断。“随着新生产力的获得,人们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随着生产方式即谋生方式的改变,人们也就会改变自己的一切社会关系。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但是在具体的时代基调中,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科技一方面推动生产实践的进步,一方面与资本主义联姻,出现科技异化。科技异化的根源是“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19世纪的英国卢德运动昭示着这种被资本主义绑架的情况造成了劳动者与技术的对立。“同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不可分离的矛盾和对抗是不存在的”,这是时代所造成,在实践中显现,但科技本质并非异化,“因为这些矛盾和对抗不是从机器本身产生的,而是从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产生的。”

谈及科学技术与自由的关系,马克思认为,自由应该是现实人的自由,而人性又主要由生产方式决定,是不断改变的。“正是在改造对象世界的过程中,人才真正得证明自己是类存在物。这种生产是人的能动的类生活。”而与生产方式密切相关的“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进行生产的物质条件”等都是产业技术具体形态。这种联系决定科学技术自产生之日起就注定了与人的生活世界密不可分。刘大椿教授以通讯工具为例,指出科学技术给人类带来丰富的物质财富,充分的闲暇时间。因而,科学技术是人类谋求发展、获取自由的基本路径,是人类解放的强大推动力。

怎样看待科学技术一直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历史批判和社会批判的重要主题之一,马克思从未简单地面对科技,而是以思想家的深刻和睿智对科技加以审度,时而肯定、时而引导、时而揭示矛盾、时而批判异动,留下了宝贵的思想遗产,具有标杆价值。刘大椿老师认为,继承马克思的审度态度,意味着我们要对科技有多元性价值选择,既要有规则的客观性,又要有具体的独特性,把握真理的客观性与相对性;既要有科学无国界的普遍性,又要有作为第一本质的地方性,看到中心与边缘的辩证关系;既要有理性,也不可排斥非理性,肯定科学的试错过程。重建开放性的科学文化,达到求真、向善、臻美、达圣的和谐统一。所以科技的审度论,要求我们要从历史的、实践的视角来解读科学与技术,回应当下科技论研究所引发的问题和争论,构建恰当的理论框架。

最后,刘大椿老师细心解答了老师同学们提出的问题,报告在掌声中圆满落下帷幕。

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术信息网
如果您有学术信息或学术动态,欢迎投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确认并收录,投稿邮箱: meeting@xidian.edu.cn
Copyright © 2011-2018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开发维护:电子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管理员:meeting@xidian.edu.cn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