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夹
联系我们
关于本站
个人主页
西电导航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新闻
论道终南读书会第57期:魏冬教授主讲关学的历史撰述和内涵指向
时间:2018-06-20 08:42    点击:   所属单位:人文学院

(通讯员:赵宇)2018年6月8日星期五晚七点半,论道终南读书会第57期在信远楼二区135会议室举办,本期的主讲嘉宾是魏冬教授。读书会由哲学系朱峰刚老师主持。

魏冬,中国哲学专业博士(后),西北大学关学研究院教授,陕西孔子学会秘书长,香港学术出版社《中华关学》杂志主编。长期从事儒释道与藏汉关系研究。魏冬教授通晓汉、藏、英三种文字,具有熟练的汉藏古典文献研究、社会调查研究和文字编辑能力。迄今为止,已出版著作8部,发表论文、报道等近40篇(部)。学术成果多次被中国社会科学院、西藏党委宣传部、西藏民宗委等部门采用,被《中国民族报》、中新网、新华网等媒体报道。现主要从事关学研究与民间推广传播。

本次讲座的主要内容主要有三个部分。一,魏冬教授简要的说明了当代学界(从19世纪60年代至21世纪初)对于关学的认识;二,关学作为一个历史性概念是如何产生的,并重点讲述了冯从吾的《关学编》中体现出对于关学的观点;三,魏冬教授全面总结了多年的有关关学的研究成果,并对关学的历史影响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魏冬教授列举了一系列明清以及民国时期的关学研究著作,如刘玑《正蒙会稿》、吕楠《张子抄释》、韩邦奇《正蒙拾遗》、党晴梵《关学学案》等,意在说明关学作为一个历史概念,我们既要尊重传统,同时也要以现代的眼光来研究关学,一味的“在关言关”是不恰当的。同时,魏冬教授通过对这些文献的梳理,也是意在从学术史的角度对关学做一个准确而彻底的梳理。

从19世纪60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学界对关学的认识经历了三个阶段。自19世纪60年代至19世纪80年代,学界的一般看法是,关学就是指北宋张载确立的理学门派。1981-1982年,陈俊民先生在文章《关学源流辨析》中指出,关学应指的是宋元明清时期在关中地区流传的学问之一,至此在学界就存在着这两种对关学的看法。后期不同的学者也意图提出调和的看法,将关学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含义,广义指宋以后关中地区的学派名称,狭义则专指张载所创立的气学一派。不过陈俊民先生也曾明确表示不支持这种调和的看法。进入21世纪,许多学者对关学的认识提出了更多创见性的看法。例如刘学智教授,他认可之前的“调和”的看法,并提出关学是有本源有根基、有学脉传承的学派。2013年初,林乐昌教授也提出,关学并不是专指某个学派,而是指关中地区的学术思想发展的总体描述。

概括而言,当代学界对于关学的看法可以总结出如下几点异同。相同点在于,关学都被认为是理学的门派之一,且都是以张载为主要代表人物的重要学术流派。而不同点就在于是否认可将张载后世元明清时学问纳入关学的范围;另一个分歧则在于关学究竟是不是一个学派。魏冬教授认为,关学并不应局限于张载一派,关学不以张载气学创制而产生,也不以张载死后气学一派的凋敝也结束,关学应该是可以上溯孔孟,同时包含元明清时期关中学问发展的一门学问。

接下来,魏冬教授提出了两种关于“关学”一词由来的看法,一种是来源于南宋的吕本中(1084-1145),一种来源于南宋孝宗年间的刘荀。魏教授更加认可第二种,刘荀在其书《明本释》中讲到张载时写到,“张载…倡道学于关中,世谓之关学”。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明确使用“关学”一词来界定关中地区的张载学派。至于为什么名之为“关学”,魏教授认为,一是由于该学派的学派特点,二是南宋时期的现实原因:由于宋室南迁,关中地区一直处于辽金相争的关键地位,以“关”字命名就体现了关中沦陷意识,同样表达了领土保护的情怀。

接下来,魏冬教授从冯从吾(1556-1627)主编的《关学编》入手,重点讲述关学的历史发展。冯从吾(1556-1627),明末大思想家、教育家,陕西西安人。创办关中学院,并主持编写《关学编》,大力发扬关学。魏冬教授认为,冯从吾所著《关学编》可谓关学正式作为观念史产生的标志性著作。魏冬教授认为,冯从吾《关学编》虽未明确提出“关学”一词,但是作为一本记录关学大家的纪传体著作,还是可以从中对“关学”一词进行深入的挖掘。挖掘从三个关键点入手。一是关学之“关”的地理范围,二是关学的学理归属,三是关学的入编标准。

关学的地理范围。按照传统的观点,关中之名始于战国时期,因此地西有散关、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取意“四关之中”;而根据现在的观点,关中地区就是指中国陕西秦岭北麓渭河冲积平原。但是根据《关学编》所载人物的考察,可以发现关学的地理范围与现在的观点有所不同。在《关学编》所载这些关学家中,除张载兄弟(眉县)、吕大临四兄弟(蓝田)、苏炳(武功)、杨天德父子(高陵)、韩邦奇兄弟(大荔)等是关中人外,还有一些人是属于甘肃渭河流域,如刘愿、张锐(天水)、段坚(兰州)、何永达(河州)等,这些人不在今关中范围内,而属于甘肃境内。这就说明关中之域,并不以陕西之关中为限。

因此,可以认为冯从吾“关学”所谓的“关中”,并不以现代的关中为限,而是以当今关中地区为核心,向西北辐射延伸,包括当今陕甘两省以渭河流域为基本范围的关中地带。

关学的学理归属。魏冬教授讲到,关学的“学”归属何处十分重要。在冯从吾《关学编》中,关学的渊源可以上溯至孔子以及周文王、武王以及周公。同时,冯从吾也认可关学即理学一种,只不过冯从吾认为这里的理学是孔子之学的道统之传,而其“关学”,则是以关中地域范围对孔子之学的传承。这包括两个阶段:首先是孔门四子的孔学直传,其次是以宋张载承其先,关中诸君子继其后的孔学续传。需要注意的是,按照冯从吾《关学编》的内容,秦汉隋唐时期的儒学,并不在其所谓“理学”范围之内,而关中的孔学续传,则包括宋明以来的张、周、程、朱、王诸系的关中传人。两者虽不连续,但都是关中孔学真传。

关学的入编标准。魏冬教授总结到,冯从吾《关学编》的入编标准可分为以下四点。一是属地上家居关中。也就是说,《关学编》中判断所载者是否关中人,是以其家庭所居地为依据,而非籍贯。二是价值上折中孔子。冯从吾谓:“学者俯仰古今,必折衷于孔氏。”也就是说,冯从吾认为关学在学术归宿上只能以孔子作为标准。按照这一标准,他并不以张载为学术渊源上的宗师,而是认为张载是关学的开创者。即冯从吾虽然肯定张载在关中首开“倡明斯学”之功,但是论其学之皈依,并不在张载,而在孔子。三是在学统上归属五家。也就是说冯从吾以张、周、程、朱、王之学为理学之正统。从《关学编》来看,冯从吾虽然以孔子作为关学的最高价值趋向和学术渊源宗旨,但从对孔学(理学)的承继上而言,除了出于孔门的关中四子之外,更主要的是北宋而下出于张载、周敦颐、二程、朱熹和王阳明的“五家”传承。这五家对于关学的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四是实践上践履为本。也就是说,冯从吾“关学”中“理学”的基本标准,是是否通过理学的渠道认同孔子,并在此基础上实际践履孔子的伦理道德。《关学编》中许多人,虽然没有建立自身思想体系,或没有著述传世,但是这些人在现实生活中信奉理学家所传承的孔子学说,并落实于具体的生活践履之中。无论无论向学、修身、从政、事亲、传教,都秉承儒家学说,以孔子为根本。因此,魏冬教授也认为,《关学编》不仅仅是一部哲学史、思想史、观念史、学术史,更多的是一部道德实践史。后者王心敬、李元春等修撰《关学续编》时,也基本认同冯从吾上述观点,并以此为原则,补录了后世的关学学者入书。可见冯从吾对于关学的观点,得到了后世大多学者的认同。魏冬教授也基本认可冯从吾之于关学的观点。

最后,魏冬教授总结了自己多年来关学的研究成果。一是关学是根源于关中大地的一种思想存在,但关学的名位、历史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关学发展到一定阶段才产生的。二是冯从吾、王心敬等关学史家通过编撰和补录《关学编》的方式,一方面完整的记录了关学的历史发展谱系,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这些关学史家对于关学的共识和差异,两方面共同构成了一种主客相对的历史创造。三是《关学编》中的基本内容得到了后世乃至现代多数学者的赞同。当今的关学研究,要尊重关学作为实体的实际发展,要尊重传统,尊重关学史家的思想内涵,注重对其的挖掘。四是《关学编》中所指关学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学派,属性上说是儒学的一部分。其中体现了关中理学对孔孟儒家精神的继承,也体现了强烈的地方道统意识。第五,从历史上看,关学不仅包括北宋以下的理学思潮,也包括关中孔门四子对儒学的直接传承。而北宋张载可称为是关学的集大成者,但绝非开创者。第六,在关学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关学以对孔孟儒学的认同为前提,不仅表现出了勇于创造的宏大气魄,而且具有勇于从善的优秀品质。关学家们一方面注重自得与道德实践,一方面也注重科技与事功,极好的弘扬了关学与儒学的精神。

演讲结束后,魏冬教授与大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魏冬教授通过对关学发展历史的梳理,向与会者完整的展示了关学的发展面貌,展现了关学家们代代相传的优良精神。魏冬教授的讲座历史脉络清晰,史料引据丰富,语言风趣幽默,让大家获益颇丰。

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术信息网
如果您有学术信息或学术动态,欢迎投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确认并收录,投稿邮箱: meeting@xidian.edu.cn
Copyright © 2011-2018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开发维护:电子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管理员:meeting@xidian.edu.cn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