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夹
联系我们
关于本站
个人主页
西电导航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新闻
名人名家报告会:上海师范大学刘旭光教授主讲“我们时代的审美”
时间:2017-12-13 14:23    点击:   所属单位:人文学院

(通讯员 刘俐琳)12月10日晚,“名人名家报告会:我们时代的审美”在西电南校区信远楼二区106报告厅举行。本次报告主讲嘉宾是上海师范大学刘旭光教授.刘旭光现任上海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中外文艺理论学会理事等多个职务,曾为世博会中国馆专家组成员、马工程《西方美学史》专家组成员等,先后在CSSCI期刊上发表81篇文章(截止2017年3月)在美学、文艺学等方面颇有造诣。人文学院院长助理、哲学系主任马得林教授主持,人文学院院长赵卫国教授,终南文化书院三期和四期学员参加。

本次报告会分为三个部分:绪论、审美的历史发展、小结与反思。在绪论部分,刘老师提出了人文学科两个不可忽视的特性:实践性与反思性。实践性是指当人文学科不能使人成为真正的人,就背离了人文学科的本意。所谓人之为人,需备思考能力、表达能力、对价值的判断力、对意义的反思能力等,这些能力同时也是西方传统人文学科的根基。而人文学科的反思态度决定了面对事物的时候,始终处于不断追问、不断重构的过程中,没有明确唯一的答案。因此,美学学科开设的意义在于学会如何去面对经验现象,即教会我们如何审美,在日常生活中哪些生活方式才是审美的,而不是单纯作为一个知识理论体系的学科。而这些问题,在这个时代依然极为重要。刘老师指出,我们过去一百年在审美上的主要特征是审美资本化,主要表现为作为商品附加价值的“美”、作为资本运作方式的“艺术”和作为投资的“欣赏”三个方面。这些表现的独特性在于,它们颠覆了两百多年前审美作为非功利性活动形象的共识。

随后,刘老师带领大家考察了审美的含义是怎样变化的,在出现资本化的审美之前,审美是怎样被看待的。他从“审美”一词的词源开始讲述审美的“过山车式”的历史演进过程。他指出,在十八世纪中叶以前,人们并没有给予审美活动太多重视,只是将其认为是提供非功利性“享乐”的特殊形式,将其价值评定为“好的”(fine)或“优雅的”(elegant)。一直到1750年,德国的鲍姆嘉通才使用拉丁词“aesthetics”来描述有关审美的活动。1773年,经德国人赫尔德考查,在“aesthetics”的活动中,有一种理性的倾向,即一物往往不是作为单纯的物体自身出现的,物体作为一种意义和价值,以及某种情感期待被人们认识,这使感性的认知能力与价值意义相联系。随后,康德沿着这条思路,将审美活动纳入理性批判的范围之中。在康德的鉴赏判断理论中,刘老师提出了六条必须要坚持的原则,其中以前三条最为重要:第一,审美是一种反思判断,不仅是经验直观,一物在反思中变成意义和价值;第二,作为反思判断的鉴赏判断,是主体性认识,是“建立在自由概念上的对象的主观合目的性”,人作为观看者参与认知规程,是其最终目的;第三,审美的非功利性。从这三条原则出发,审美作为一种非功利性、非概念性的精神愉悦在十八世纪末成为一种共识。这一论断是决定性的,由此审美行为的独立性、现代性得以确立,美学之求美与科学之求真、伦理学之求善获得同等地位。

十九世纪审美的概念发生更深刻的变化,主要发展表现为审美作为一种教育以培养“完人”和作为对象形式直观、理智直观与对形式内容的反思所构成的整体两个观念。在第一种审美观中,“审美主义”“审美教育”等观念相继出现,在以席勒为代表的学者影响下,人们几乎无条件地认为审美可以促进理性和感性各自完善和相互联系,借此培养完善的人——“审美人”。这一思想影响颇深,在尼采、马克思等哲学家的思想中都有所体现。而在后一种审美观中,以黑格尔和叔本华的美学体系为代表,“审美”被高度智性化甚至神秘化了,变成集形式愉悦、反思愉悦、意义和价值的统一。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审美变成认识真理的一种手段,变成人类精神的最高旨趣,故十九世纪可称为“审美的世纪”。十九世纪末期,人们的审美观俨然变成追求审美使人解放,超越欲念,促进完善,救赎心灵,振奋生命的“审美乌托邦”,甚至认为最终审美可以代替宗教。而这种思想,在王国维、蔡元培和胡适等人的倡导下,在二十世纪的中国流行起来。但随之而来的时代里,技术发达等变化使审美普遍化和泛化,审美行为被高估。体现在实践上,审美并没有达到培养审美人的作用,审美教育的作用被重新思考。在理论上,尼采将审美试图超越的东西拉回艺术,阿多诺认为古典的“被阉割的快感”是虚弱的,弗洛伊德对欲念的重新阐释,审美与意识形态出现了微妙的联系,一切都在悲剧地诉说着审美似乎又回到了原点,那种建立在感性和肉身基础上的“感性”。这也就解释了为何马尔库塞强调将“欲念”塞回“理性”的笼子里,还是催生了“性解放”的现实大潮。二十世纪后半叶,这种“审美的祛魅”成为风尚。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审美的核心再一次遭到了重创,鲍德里亚用“hyperaesthetic”把审美再一次扩大、泛化,审美的内核消失了,只留下建立在感性和肉身基础上的“感性”,审美彻底变成一次感官和感性的体验之旅。这解释了我们现在审美的资本化的由来。审美的历史发展,在审美活动的价值等方面呈现出“低—高—低”的发展模式。

最后,刘老师在总结部分提出,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重建审美,我们应当回到“审美”的初衷,认清审美是反思判断和感性直觉、生命体验的综合体,依然还是为了某种价值理想的人类活动。达到目遇形下之器,心会形上之道,于细小处见卓异、于点滴处见深情的古典与现代审美的结合。报告结束后,刘旭光教授与在座师生进行了互动,详细清晰的回答了同学和老师的问题,以逻辑思路清晰、举例切合现状、理论框架完善的讲授方式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术信息网
如果您有学术信息或学术动态,欢迎投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确认并收录,投稿邮箱: meeting@xidian.edu.cn
Copyright © 2011-2017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开发维护:电子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管理员:meeting@xidian.edu.cn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