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夹
联系我们
关于本站
个人主页
西电导航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新闻
论道终南读书会46期:道不远人的思想实验
时间:2017-11-23 08:47    点击:   所属单位:人文学院

(通讯员 田晓萌)11月17日下午两点,以“道不远人的思想实验”为主题的论道终南第46期读书会,在南校区信远二区135会议室如期举行。读书会有幸邀请到了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杨少涵教授,杨教授以幽默的谈吐和广博的学识为与会师生带来了一场充满哲思的精神盛宴。读书会由人文学院朱锋刚副教授主持。

杨少涵1

杨老师先在引言中阐明,道不远人中的“道”为大全之道,只有大全之道方可远人,并提出思想实验的新颖观点。接着,杨老师以浑沌之死、野鸭飞过、孔子与点三个故事,来分别阐释大全之道的破裂、通达大全之道的佛家方案与通达大全之道的儒家方案三个问题。最后,在余论中,杨老师以大房子设喻,再次重申人与道的两种关系。

在引言中,杨老师引用《中庸》中“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的说法,说明了道与人相远离的原因。在探讨道与人合一途径时,提出了思想实验这一研究方式。思想实验特点是仅仅通过想象力而无须实施就达到其目标的实验。一切现实的条件都无法达到目标,或者说一切现实条件对于最终目标来说都显得无能为力。

接着,杨老师讲到了“浑沌之死”的故事。南海之帝儵与北海之帝忽为报中央之帝混沌之德,帮无面混沌凿开七窍以便视听食息,不料日早一窍,七日而混沌死。庄子用混沌隐喻大全之道,而混沌被凿七窍而死则暗喻人求知问道的过程。赤子之初,七窍虽具,但无知识,是混沌之全,知识稍萌,则有喜怒好恶,是为窍凿。反观道体也是如此,道初浑全,未尝破散,为求于道,道始破散不全。

在讲述通达大全之道的方案时,杨老师讲述了《祖堂集》卷十五中野鸭飞过的故事。大师领众人出行,忽然野鸭飞过,大师问:“身边什么物?”政上座云:“野鸭子。”大师云:“什么处去?”对云:“飞过去。”大师拽证上座的耳朵,上座作忍痛声。大师云:“犹在这里,何曾飞过。”证上座豁然大悟。大师与上座间存在语言错位,大师省略了主语,而上座一直以野鸭为主语。大师问的是大道,上座答的是眼睛所见之物。被拧耳朵时,上座因疼痛,习心暂断,不再向外探求,唯有此心,于是通悟大道。这是通达大全之道的佛家方案的写照。

杨老师以大家耳熟能详的孔子与点的故事,来阐释通达大全之道的儒家方案。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大谈个人的理想之境,孔子唯独赞同曾点的志向:“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听罢大呼:“吾与点也!”孔子的心学中,“学”属于习心、闻知之知的范畴,其特点是外向性的逻辑推理。杨老师认为外向性的推理会带来两种负面结果,一是不必然,二是产生私欲之心。曾点这种愿望的达成不需要任何中间条件,无所谓推求必然结果,没有安排期必,当然也就不会产生私欲之心。最终达成的效应就是大全之道的复归,天理流行、随处充满、于天地万物上下同流。

杨少涵2

最后,杨老师以自己的思想实验大房子为例,归纳人与道的两种关系。他用走不出的大房子喻大全之道,将对于大房子的态度归结为两种,一是对象化的追寻,向外探求,求证大房子的形状、颜色。二是生命的安顿,人与万物皆安居于大房子,只要作实自己,即是人物为一。对于大房子的两种态度亦即人与道的两种关系,杨老师将其总结为对待和泯所能的关系。

短短一个小时的读书会结束后,同学们纷纷表示,杨老师以讲小故事的方式阐述哲学思考,将枯燥的理论讲述的生动有趣,易于理解。杨老师提出的思想实验的观点也引起了在座老师的深刻讨论,同学们耳濡目染书院的学术氛围,在潜移默化中提升了独立思考和钻研学问的自觉性。

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术信息网
如果您有学术信息或学术动态,欢迎投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确认并收录,投稿邮箱: meeting@xidian.edu.cn
Copyright © 2011-2017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开发维护:电子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管理员:meeting@xidian.edu.cn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