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夹
联系我们
关于本站
个人主页
西电导航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新闻
论道终南读书会第44期:庄振华副教授主讲“理性的特质与局限——从黑格尔、谢林到当代哲学”
时间:2017-10-18 14:27    点击:   所属单位:人文学院
(通讯员:田晓萌)10月12日晚7点,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终南文化书院邀请到陕西师范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庄振华,做客论道终南读书会第44期。庄老师以“理性的特质与局限——从黑格尔、谢林到当代哲学”为主题,在南校区信远二区135会议室,为慕名前来的师生带来了一场充满哲思与智慧的精彩报告。本次读书会由人文学院朱锋刚副教授主持。
 
    会议伊始,庄老师以主客统一为切口,分享自己在近现代理性课题上的研究心得。起先,巴门尼德提出“思有统一”,存在的东西必须思考才能上升为知识,知识必须有对象,庄老师认为这是一种外在的说法。他提出内在的说法不用涉及太多哲学概念,人触摸桌子,“思”和“有”就存在了。视觉上眼睛必须有三维的立体透视功能才能看东西,刚出生的婴儿对外界没有反应,是因为他的眼睛不具备这种功能,只有色块,没有远近深浅的概念,所以这种看是不成功的。而人没有第六感,是因为主客统一的配套结构在第六感身上不具备,或者是对象有第六感而“我”没有。种种现象都告诉我们,主体在世界上的任何活动都必须具备主客统一的条件,人的任何感知、思考、行动,跟这个世界结构统一才能让我们感知世界,世界才向“我”呈现。
     到了近代,由于超越事物的理性退场,世界成为一个彻底内在的,即原则上可以彻底被人理解的世界,人对世界的理解俨然成为培根所谓的“权力”。在这种情况下,理性便成为现代生活世界的门槛,只有能越过这道门槛,即被理性理解和承认的事物,才被认为是存在的,才被接纳进生活世界中。一切事物的存在必须以合理性为前提,“合理性”实际成了事物在人的生活世界中的通行证,从这一点上说,一切事物都不具备理性必须向其归服并从中学习秩序与天道的那种权威性。上帝不是因为崇高而崇高,而是因为理性规定其崇高。
     庄老师在讲到“形式”问题时,以中西方文化作比较。西方文化强调的形式感,庄老师称其为世界的可融入性。近现代人寻求世界的确定性,一件事物必须被主体理解透彻,表现在笛卡尔的思想中,即“我思故我在”,现代学者普遍认为其应该翻译为“我思,那么我在”,我思是我在的显示,而非原因。中国文化不讲究形式,艺术上讲究气韵生动,中国的仕女图不漂亮,马匹的肚子被描摹的格外大而显得健美。我们不重形式而更重内在的东西,中国人要有欣赏自己文化的能力,庄老师如是说。
     唯理论与经验论的纷争是哲学史上的重要命题。庄老师在提及此时认为,唯理论是把世界结构与人的体验贯通,我们证明三角形的某个定理,不是为了证明规律,只是把已证明的过程落实到个人体验。把概念落实到经验是康德做的事情。康德开启了主客统一,他讲范畴,讲时间、空间,从康德之后大家才开始面对主客统一性,巴门尼德的思有统一到现代变成了主客统一。主客统一为什么能统一?主客统一在生活中比比皆是, 那么为什么问题就来了,主体的手经过平面,对象也是以平面的形式呈现,作康德式发问,是否是我们的手在自以为是。人在做梦中常自以为是,手是以平面的形式向主体呈现的客观实体。那现实是不是一种梦呢,怎么排除这一客观事实。
     提及康德免不了提及现象和物自体,两者归结为一句话即我们认识不了物体本身。庄老师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公园里有一种常见的游乐设施——漂浮在水上的透明球体,人在球中玩耍。人透过球看外部世界,却常常忽略掉球本身,但实际上人被包含在现象“球”里面。我们与每个事物接触的时候都只能看到适合我们观察的一面。存在物从量子力学角度看根本不存在, 只是一束束的能量,没有一种实在的固体。世界是多层面的,所以康德上述的质疑不无道理。后来的哲学家黑格尔、谢林接过康德的现象学,从现象学开辟门路,跨越到了物自体,认为物自体是可说的。他们质疑康德,从现象和物自体中间一刀切断,只剩下了现象。这一说法表明他们实际接受了康德现象和物自体的分身说,并在这一基础上进行争辩。现在他们质疑康德的结构,认为康德认定物自体无法言说、无法思考,这本身已经是一种规定。就像认为超光速的东西不存在,实际上已经是在规定它。康德从现象背后一刀切断,就此打住,认为这是意识的、主观的。现象学是我们与世界(主客统一的方式可以生活的世界)中的现象研究,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接触到的东西是否是事物本身尚不确定。后来的几位哲学家可以接受康德关于现象学是主客统一的结果,但并不认可对现象学之外的东西不言说,因为主客统一也有客体贡献,并非康德所言的仅为理性之人集体的自欺欺人,这就是事物本身的一种表现方式。
     庄老师还提到,我们常把山川草木的变化用规律二字解释,但规律在哲学中难以立足。桃树为什么不结李子?规律把我们需要解释的现象重复一遍:自有记忆的时代起,桃树就不结李子。所以,规律在哲学上无意义。康德认为,事物以同样的形式向人们呈现非一厢情愿,仅仅是是偶然的。庄老师认为,黑德尔并未将康德关于现象与物自体二分的说法弃之不顾,而是将其内化到了自己的结构中,他认可人只能认识现象,不能认识物自体是人类精神发展到某一层面的产物,同时认为仅仅局限在理性层面看世界是不够的。黑格尔与康德的分歧还体现在,康德认为现象是层皮球,人只能在里面挖,外头只能猜它,但黑格尔却认为没有这层球,我们所看到的是事物本身呈现的层次。到了谢林,他认可黑格尔事物本身的呈现说法,但就此提出疑问,如何确定看到的事物就是事物本身,而非理性的想象。谢林认为,从前的哲学,包括他自己的早期哲学,大都脱离现实,从概念出发来看世界。现实就成了理性所看到的现实,而不是真正的现实。这样看到的现实只是人的一种设想,而不是现实本身自行如此。理性甚至不能达到感性世界中任何当下的实存,因为他只能看到概念中的可能的存在。原因在于他不是作为现实本身的现实,既没有从现实本身作为一种潜能发展与实现出来的整个过程来看待现实。
     庄老师一番精彩的分享结束后,与会师生纷纷发言提问,就大家较陌生的谢林、笛卡尔对康德现象与物自体二分的理解、哲学对现代物理学的影响等问题展开激烈地探讨。庄老师深厚的知识底蕴、严谨的治学态度、真诚的释疑分享,使在座师生感到由衷的敬佩。
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术信息网
如果您有学术信息或学术动态,欢迎投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确认并收录,投稿邮箱: meeting@xidian.edu.cn
Copyright © 2011-2017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开发维护:电子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管理员:meeting@xidian.edu.cn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