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夹
联系我们
关于本站
个人主页
西电导航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新闻
论道终南读书会37期:西北大学李军教授主讲北门禁军与武德九年玄武门政变关系
时间:2017-03-24 14:14    点击:   所属单位:人文学院
 (通讯员 田晓萌)3月21日晚7点,以“北门禁军与武德九年玄武门政变关系考辨——关于陈寅恪先生‘北门之说’的再探讨”为主题的论道终南读书会37期在南校区信远2区135会议室举行,本期读书会由西北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李军教授主讲,人文学院哲学系朱锋刚副教授主持。
  
  李军老师先从唐代世系表讲起,简要介绍了唐朝前期历史中的四次重要政变,然后就武德九年的玄武门政变展开详细论述。李老师表示,关于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成功的原因,历代学者众说纷坛,其中,陈寅恪先生提出“北门之说”得到了学术界广泛的认可。陈寅恪先生认为唐代守卫宫城北门的禁军,因其驻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在政变之际往往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把唐代历次中央政治革命的成败归结于玄武门即宫城北门军事的胜负都不为过。陈寅恪还以巴黎图书馆藏敦煌写本中李义府撰《常何墓志铭》为参证,推断常何为太宗所诱,在武德九年六月四日任屯守玄武门之职时,助力太宗,成为促使玄武门政变成功的关键人物。而李军老师通过对史书和史料的大量阅读考证,在致敬陈先生学术贡献的同时,对“北门之说”提出质疑。他引用《旧唐书》中《李建成传》、《敬君弘传》等文献,证明武德九年六月四日李世民率心腹入宫并未受到禁军的特别照顾,政变发生之时,常何也并非禁军最高首领,根本无法左右北门形势。并且李世民以金赐常何的时间早在武德七年,彼时李世民尚未形成以武力发动政变的想法,为发动政变而收买常何的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接下来,李军老师又重点探讨了北门禁军与玄武门政变的筹划及实施的关联性。武德七年之后,李建成和李世民之间的嫌隙与日俱增 。李世民孤立无援,开始将洛阳作为重点经营的基地,在洛州安插大量亲信。然而这都属于未雨绸缪之举,真正促使李世民决意通过武力手段解决争斗的,是建成和元吉趁突厥围攻乌城之机,借高祖全面剥夺世民的军事权力。元吉利用此次北征机会,将秦王府精锐抽调一空,李世民终于决定放手一搏。政变实施第一阶段,李世民带精锐九人入宫,出其不意诛杀建成、元吉;第二阶段,守门兵仗、北门禁军、秦府兵抵御宫府兵;第三阶段,敬德出示建成、元吉首级,宫府兵溃散;第四阶段,尉迟敬德至高祖泛舟之所,迫使高祖接受世民诛杀建成和元吉的事实。通过复原李世民策划和实施政变的过程,可知北门禁军只是参与了其中一个环节而已,并非决定政变走向的决定力量。
之后,李军老师还从石刻书来看常何与政变的关系。据常何碑文记载,在玄武门政变前,常何官阶不过从五品,其中虽有“六月四日,令控北门之寄”之说,但当时北门禁军的最高将领乃是敬君弘,所以这一说辞只能是在事变结束之后。学者因此认为这是太宗的赏功之任,并以此证明常何曾在事变中起到过重要作用。如果确实如此,那么按惯例常何的品阶当有提升,可事实并没有。由于李世民夺权造成的高度敏感性,卒于贞观年间的玄武门之变参与者,其墓志或神道碑都有意避讳,甚至完全不提及与该事件的关系。而随着太宗去世,高宗即位,唐朝君臣在心理上已经基本摆脱了玄武门政变的影响,在政变参与者的墓志中开始极力与此次事变的关系,对其因此获得的封赏也叙述甚祥。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常何的碑文不仅言语模糊,而且丝毫没有提到其在玄武门事变中的具体表现,这也侧面说明常何应该并非影响玄武门之变走向的策划者以及具体实行者。          
  李老师最后总结道,对于玄武门之变,我们更应该关注到武德年间多头统治模式、关陇集团的初步瓦解、太原起兵及玄武门政变的历史书写等更为宏观的话题,而不是仅仅将北门禁军视为决定唐朝历史走向的决定力量。
   李军老师一番精彩的讲解结束后,与会师生围绕报告主题纷纷发言探讨。除此之外,同学们向李老师提出一些主题之外的历史问题,李老师都一一详细解答,引经据典,解开同学们心中的疑团。
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术信息网
如果您有学术信息或学术动态,欢迎投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确认并收录,投稿邮箱: meeting@xidian.edu.cn
Copyright © 2011-2017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开发维护:电子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管理员:meeting@xidian.edu.cn 站长统计: